return ✕︎

何謂多元宇宙?

「行動,人們彼此之間唯一不假事物之中介而進行的活動,則是對應於人的多元性 (plurality)條件…… 多元性尤其是所有政治圈的條件 — 不只是必要條件,更是充分條件。」—— 漢娜·鄂蘭,1958[1]

「理想中的『社會相連度』……表示社會中跨越差異的橋樑紐帶形成率很高。」—— 丹妮爾·艾倫,2020[2]

「民主是一種技術。和任何社會技術一樣,當更多的人努力改進它時,它就會變得更好。」—— 唐鳳,2020[3]

民主與科技之間日益緊張的關係,以及臺灣從這種極端分歧出發,似乎克服了這種緊張關係的方式,自然而然地提出了一個問題:在科技與民主如何互動的問題上,是否有更廣泛適用的經驗可以借鑑? 我們通常認爲,科技是一種不可阻擋的進步,而民主和政治則是不同社會組織形式之間的靜態選擇。臺灣的經驗告訴我們,我們的技術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選擇,使其更像政治,其中之一可能涉及從根本上改善我們共同生活和合作的方式,使民主的進步更像我們的技術進步。它還告訴我們,雖然社會差異可能會產生衝突,但利用適當的技術,它們也可能成爲進步的根本源泉。

這種技術方向的可能性也並非特別新穎。最經典的科幻作品,或許也是對積極未來的憧憬,就是《星艦奇航記》,在原著系列中,瓦肯英雄堅持「無限組合中的無限多樣性……相信美、成長、進步--都源於異質間的相互結合」的哲學。根據這一理念,我們將本書接下來的主題「⿻數位多元宇宙」簡要定義爲「跨越社會差異的協作技術」。

多元宇宙的三部曲定義

           更準確地說,我們可以將多元宇宙分成三個組成部分(描述性、規範性和規定性),每個組成部分都與三位思想家(漢娜·鄂蘭、丹妮爾·艾倫、唐鳳)中的一位相關聯,他們各自以這三種截然不同但又緊密相連的方式使用了這個術語,如上圖所示:

  1. 描述性: 社會世界既不是孤立個體的無組織集合,也不是鐵板一塊的整體。 我們將此概念與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尤其是她的著作《人的條件》相聯繫,她認爲多元性是人的最基本條件。我們特別將這項描述性要素,與符號⿻相聯繫,來捕捉多元宇宙對群體和個人身份的交叉性、重疊性的強調。此外,在下一章「活在多元世界」裡,我們將強調此描述不僅適用於人類社會生活,而且根據現代(複雜性)科學,基本上也適用於自然世界中的所有複雜現象。

  2. 規範性: 多元性是社會進步的燃料,雖然它可能會像任何燃料一樣爆炸(引發衝突),但社會的成功主要取決於它們能否利用其潛在能量促進增長。 我們將此概念與哲學家丹妮爾·艾倫(Danielle Allen)的「相連社會」理想相提並論,並將其與本書封面和上圖中,精心製作的⿻圖像裡,方格交匯處的彩虹元素聯繫起來。 艾倫對這些理念的闡述可能是最清晰的,但正如我們在《失落的大道》一書中所探討的,這些理念深深植根於美國的哲學傳統,包括亨利·喬治、約翰·杜威等許多對臺灣影響深遠的美國思想家。

  3. 指示性: 數位科技應該立志於建立引擎,運用多元性並避免災難,就像工業科技建立引擎,利用實體燃料並控制其爆炸一樣。 我們認同這個概念,作者之一從 2016 年開始,就使用「Plurality」一詞,來指示科技議程。我們將這個詞與其職銜(數位部長)中使用的正體字「數位」(英文發音爲 "shuwei")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在臺灣,「數位」同時具有「plural」和「digital」的含義,因此,它捕捉到了鄂蘭和艾倫的哲學,與數位技術變革潛力的融合。 在本節的最後一章「促進多元協力的技術」裡,我們認爲,儘管此理念當時並不那麼明確,但它推動了後來被稱爲「網際網路」的許多發展,但由於沒有得到充分的闡述,這一理念在某種程度上被遺忘了。本書其餘部分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清楚地闡述這個理念,來協助它代替自由主義、技術官僚主義和停滯不前的民主敘事,那些故事在今天的討論中佔據着主導地位。

鑑於這一豐富的定義,以及它將華語和各種英語傳統元素融合在一起的方式,在本書的其餘部分,我們使用⿻以名詞形式(即代表「多元宇宙」)和形容詞形式(即代表「多元/數位」)來表示這一理念。 在華語中,根據上下文的不同,可以有多種解讀方式:

  • 當用作名詞時,通常讀作「多元宇宙」(Plurality)。
  • 當作形容詞使用時,可作為「數位」、「多元」,甚至「交織」、「協力」或「聯網」等一系列其他意思。

這些現有詞彙中,沒有哪個能完美地捕捉到這組概念,因此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簡單地用「重疊」或「交疊」來描述。本書的其餘部分更深入地描述了⿻的內容、願景和雄心。


  1. 漢娜·鄂蘭《人的條件》(1958). ↩︎

  2. 丹妮爾·艾倫《邁向相連的古典文學專業》, 2020 ↩︎

  3. 唐鳳與 Azeem Azhar 訪談, 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