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

結語

原文:CONCLUSION

| 作者:E. Glen Weyl, Audrey Tang and ⿻ Community | 譯者:唐鳳 Audrey Tang


縱觀本書,我們試圖為崇尚多元主義的社會,以及促進和維持多元的技術提供論據。如果你也有同感,請加入我們的多元宇宙運動。

關鍵時刻

技術是當今世界最強大的力量。無論我們是否瞭解它的內部運作,是否試探性地或貪婪地使用它,是否同意那些迄今為止影響其發展的公司和政策制定者的觀點——它仍然是我們塑造未來社會的唯一最大槓桿。

正如我們在本書中所論述的,「社會」不僅指我們每個人,也指連接我們的關係網絡。無論你從科學、歷史、社會學、宗教還是政治的角度來看,越來越清楚的是,現實不僅取決於我們是誰,還取決於我們如何聯繫在一起。

技術對這些聯繫,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從鐵路、電報到電話;從臉書將我們與幼兒園的老朋友和志同道合的新盟友聯繫在一起;到 Zoom 在疫情期間將企業和家庭團結在一起,我們從技術建立和加強人類聯繫的能力中獲益匪淺。

與此同時,技術也明顯地將我們分開。以爭奪注意力為基礎的商業模式將憤怒置於好奇之上,將回音室置於共同理解之上,對資訊的操縱幾乎不受限制。

考慮到 AI 的發展速度和變革能力,現在,我們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技術會讓我們更緊密地團結在一起、還是會讓我們更加疏遠,這將決定人類下一階段的經歷。就目前而言——但不會太久——選擇哪條路,取決於我們自己。

有些人把「技術未來」問題,歸結為加速主義和減速主義之爭。2023 年末,OpenAI 的治理內爆使這一觀點深入人心,首席執行官山姆・奧特曼(Sam Altman)被歸入第一陣營,而他昔日的非營利性董事會則被歸入第二陣營。但在我們看來,減速主義不可能獲勝。

相反,正如我們在本書前文所論述的,有兩種加速主義的情形迫在眉睫,每種情形都有自己的意識形態:「放任主義」和「專家統治」。第一個陣營,包括彼得・蒂爾(Peter Thiel)和巴拉吉・斯里納瓦桑(Balaji Srinavasan)等高層管理者和投資者,希望「解放」個人,使其成為完全原子化的代理人——沒有約束、良知或責任。包括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和山姆・阿特曼在內的第二種人認為,不受約束的技術進步可以解決人類的問題,他們有智慧決定如何實現這一目標。

如果要在這兩種選擇中做出抉擇,本書迫切而充滿熱情的答案是:兩者皆非。我們多元論者認為,大多數人類既不是沒有共同責任的原子化個體,也不是沒有代理權的主體。總體來說,人類既是個體,也是社會的存在,既渴望完整的生活,也有能力實現持久的和平。但是,為了實現這些目標,我們需要我們周圍的制度——政治制度和技術制度——來賦予我們能動性和責任。我們當然也需要我們所掌握的、最強大的工具來幫助我們找到相處之道,即使不能達成一致。這就是多元宇宙的願望和當務之急。

「多元宇宙」是超越放任主義和專家統治的第三條道路,我們或許有三到五年的時間來啟動這場運動。在這個時間框架內,人們和企業每日使用的大量技術都將深深依賴於大型語言模型。到那時,我們將無法扭轉放任主義或專家統治為我們創造的「現實」。然而,從現在起至那個時間節點,我們可以動員起來,重新規劃路線:走向以人為本、包容關係的數位民主,在這樣的數位民主中,不同群體儘管意見不一致,卻能夠在持續繁榮的社會中協同合作。

這樣的轉向需要全社會的緊急動員。企業、政府、大學和公民社會組織,必須要求我們的技術其加深我們與多種形式的社會多樣性之間的聯繫。這是未來加強人類穩定、繁榮和昌盛的關鍵,也是唯一的途徑。

正如《我們遺忘的道》一章中所描述的,此一願景本來可以成為網際網路的主導精神。ARPA 的 JCR Licklider 和全錄公司的羅伯特・泰勒(Robert W. Taylor)等創始人和先驅,都曾設想用更加聯合、網絡化的關係和治理方式取代世界上集中、線性和原子化的結構。由於美國一系列不利性的政治發展,包括政府不再介入技術領域,公共和社會部門在技術發展中的作用縮小了。取而代之的是私營部門的參與者,包括我們今天所熟知的科技巨頭以及思科、美國線上、PayPal等公司,他們完全定義了網際網路的新興構件。從網路、存儲、運算到身分識別、用戶界面到支付等等,網際網路的形式,反映出鮮明的私人動機而非公共價值。

這並不是說,沒有私營部門的參與,公共部門和社會部門也能構建網際網路。不過,私人資本的主導地位亦意味着,這個正在改變我們生活的技術工具,不僅充滿了私營部門的資源和智慧,而且還服務於私營部門的優先事項。網際網路在變革進步方面的許多潛力從未實現。

如果我們想實現這份潛力,我們還有一個短暫的機會之窗。

多元技術的承諾

在過去的 20 多年裡,我們的社會對技術產生了某種學習無助感。我們被它所吸引,為它所喜悅,也為它所沮喪;但我們傾向於認為,它的出現是不可阻擋的,就像現代性本身一樣。我們不會去試想一小群工程師做出了什麼選擇,讓臉書、Google 和 TikTok 以這樣的方式出現。我們不認為「我們這些人」有任何能力,更不用說任何權利來影響作為我們生活作業系統的平臺的發展方向。

但我們確實有權利,甚至有義務要求更好。有些技術把我們拉開,有些技術把我們拉近。有些技術助長我們的怨恨,有些技術幫助我們達成共識。如果我們動員起來,要求後者,要求那些旨在幫助我們跨越差異且進行協作的「多元技術」,我們就能重新設計作業系統。

如今,有一些變革的時機已經成熟,現在就可以積極行動起來。各行各業的人們——也就是你、你的朋友、你的同事——現在就可以推動相關倡議,以增進信任、理解和共同目標。如果你在科技行業工作,你可以利用 Pol.is、Remesh 和 All Our Ideas 等前景廣闊但尚未完善的工具,這些工具與大多數形式的社交媒體恰恰相反,能夠促進對話而非不協合。政府工作人員可以制定法規和激勵措施,鼓勵發展此類多元技術。學術界可以研究多元技術及其影響,並制定嚴格的措施來幫助我們瞭解什麼才是真正有效的技術。文化領袖,包括各類活動人士,可以為廣大聽眾娓娓道來多元主義和多元技術。

對於那些具有更系統的想像力和雄心壯志的人來說,他們有機會在更廣闊的視野中追求多元宇宙,重塑機構,讓更多的人發表意見,邀請更多的人參與。在這方面,企業員工也可以在內部運營和公司治理中推進多元宇宙——從自下而上地設計職場,到利用多元協作技術探索工作中的「困難交談」,再到加強遠程團隊建設,使員工能夠不懼距離,共享創造力。政府僱員也可以這樣做。多元技術已幫助臺灣的共乘政策、加拿大的視覺藝術、智利的城市流動性等,這些分歧政策問題找到解決之道;這裡有廣闊的實驗和學習空間。

從中期來看,學術界也可以利用多元技術,推進學術研究和辯論的重組進程。他們可以更加批判性地審視自己的多元思想歷程。文化領袖也可以將多元技術帶入文化創作之中。如果我們可以眾包一本書,他們能眾包一部電影嗎?

對於那些具有更寬闊視野的讀者,我們在本書中花了大量篇幅,來闡述真正具有變革性的多元技術,這些技術,它們最終將重塑人類交流與合作的方式。此一雄心直指多元宇宙運動的根本,也是民主的核心單位:「人格」,不僅僅是原子或「一元」的,也是由社會關係定義的。因此,它催生了更廣義的權利概念,超越了個人權利,承認隸屬關係、商業、財產等多元概念,以及我們社會的其他基石。

我們對這些願景的早期觀點進行了彙整。例如,在最具變革性的多元技術中:

身分 不僅可以通過個人的生物特徵(如出生日期和指紋)得到確認和保護,還可以通過社會學的關係特徵(如共同經歷和社群見證)得到確認和保護。

組織 不僅可以通過實際的成員關係和近距離的聯繫來推進,還可以通過保密、安全和強化的線上聯繫來推進,從而使得具有強烈內在共同信念的真正多樣化的社群,能夠蓬勃發展,且不受外界的不當干擾,並對參與者的真實身分具有可靠的信心。

商業 通過代金券、憑單和信用等基於網路的新工具,可以將更多人納入繁榮的網絡,同時還能保護所有參與者的安全、隱私和投資。

財產 可以重新思考,利用參與者身分和可靠性、資產使用和財產評估等更靈活的標記,來擴大資產共享和估值。我們已經在以 15 年前無法想像的方式分享我們的房屋和汽車;我們可以從哪些新的方向引導所有權,讓更多人參與其中,同時又能保護專屬和隱私?

市場公司治理 可以通過以網絡為中心的創新,得到加強——更加關注受公司決策影響的所有利益關係人、參與式設計和預測市場,以加快創新和解決問題的速度、企業中的「多元管理」,在員工參與和權威的關鍵作用之間取得更好的平衡。

公共政策 可以通過建立在網絡思維基礎上的創新來加強——從基於社區的移民長期工作許可贊助,到阻止昂貴鬥爭式競選活動的平方投票法。

對於那些對這種雄心勃勃的變革有興趣的人來說,現在正是開始行動的時候。企業可以投資基礎建設,支持與數位公共建設相關的政策,這將在我們現在充滿恐懼和分裂的地方增進信任和凝聚力。政府可以重新思考合作——從如何吸納從未發表過意見的利益關係人,到如何就氣候和流行病等無國界問題,開展國際合作。學術界和研究人員,可以探索和建立轉型多元宇宙的知識和經驗基礎。我們的文化領袖可以通過書籍、電影、視訊、音樂或我們尚未想到的全新類別,闡述更加多元的未來願景。

付諸行動

在寫了這本關於多元主義智慧泉源的書——並且彙聚多元貢獻者來構建這本書本身——之後,如果我們竟然宣佈某種從上而下、中央集權、命令與控制的計劃來實現多元宇宙,那將太諷刺了。

當然,並不是每家公司、每個社群或每個國家,都能走一條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多元宇宙之路。然而,如果這本書能達到預期效果的話,很快就會出現由全球各地的人們組成的網絡,他們以團體的形式緊密聯繫,組成鬆散的聯盟,致力於實現多元宇宙,而不是放任主義和專家統治這兩個迫在眉睫的替代方案。作為第三條道路的開拓者,多元主義者認為,科技必須服務於人類,而不是相反過來;人們最大的願望是擁有充實的生活,豐富的人際關係,以及體驗愛與失去、逆境與成就的機會。科技應該幫助我們做到這一點——而不是把我們變成《蒼蠅王》,或無差別的數據點。

如果你相信,繁榮、進步和正義的社會的核心條件是——社會多樣性,以及在這種豐富的多樣性中的協作,請加入我們。

如果你相信,技術作為當今社會最強大的工具,能夠幫助我們作為個體以及在我們多重的、有意義的隸屬關係中蓬勃發展,請加入我們。

如果你想為多元宇宙的近期目標、中期目標或真正的變革性目標做出貢獻,或者橫跨所有目標,你有多個切入點。如果你在科技界、商界、政府部門、學術界、民間社會、文化機構、教育界、家庭中工作,你就有多種途徑來改變現狀。

我們多元主義者遍佈世界每個國家和每個經濟領域。聯繫、加入、集會、動員... 請加入我們,共同致力於建設更具活力的多元世界。